万丽犹豫着说,我,我可能不

的紧迫,现在也容不得她花时间去解决自己一直以来对康季平的疑惑。
万丽犹豫着说,我,我可能不大合适的,我自己也——许大姐说,小万,说实在的,我也是有难处啊,妇联的中心工作,也是围绕平书记提出的中心工作开展的,但是,这一阵,全市大规模修路建桥,机关里的争议也很多,甚至说市委领导里有两大派,支持派和反对派,但我就不相信,要想富,先修路,是平书记号召的,反对修路不就是反对平书记的倡议吗?许大姐说者无心,万丽听者有意,立刻想起向秘书长要发《省委内参》的那份材料,虽然最后是向秘书长自己署名,但毕竟是她起草的,更何况,万丽不能眼看着向秘书长去反对平书记呀,心里一急,就问许大姐,许大姐,您知不知道《省委内参》的情况?
万丽有点窘,因为有时候她确实是这样想的。康季平说,女同志就是太爱面子,争来争去,争的也就是一个面子,好像领导表扬了你,没有表扬其他女同志,你就占了大便宜,就赢了什么。万丽老老实实地说,也不是想占什么便宜,就是你说的虚荣心吧。康季平说,所以,我要帮助你,就不会在调个座位这样的水平上帮助你。但万丽仍然心心念念想知道到底是谁让沈老师关照她的,问康季平,你说那会是谁呢?康季平说,你觉得坐前排坐后排有区别?万丽说,不是人人有你那样的高水平,坐在前排的人,每次都能和领导握手,说话,留下姓名,甚至更进一步的联系,聂小妹还让吴部长给她签名,像请歌星签名那样。康季平说,那你会那样做吗?万丽说,我不会的。康季平说,所以嘛,别人可能对坐前排比较重视,但你大可不必对坐前排这么敏感,坐就坐了,不坐就不坐,别看得那么重好不好?
万丽有点难堪,赶紧说,惠市长,孙国海喝酒没有数,一喝多,就胡言乱语——惠正东说,万区长,你别多想,尽管放心,这是男人和男人之间的快乐,你不用看得那么重。就这一句话,说得万丽心里一酸,差点掉下眼泪来,什么叫体贴人,什么叫善解人意,为什么孙国海永远就不能明白一点点她的心思,或者他是明白的,那么他为什么就永远不能顾惜一点她的感受呢?电话里听得见那边还在闹着,惠正东又说,万区长,有件事情,我要向你坦白,今天我喝多了,就跟国海说,听说当年万丽追你可是追得好辛苦,万区长,有没有这回事?你听了不会生气吧?
万丽有些措手不及,事先一点消息也没有,甚至都没有征求她本人的意见,通知就放在她面前了。万丽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这是向问安排的。但是向问为什么连她本人的意见都不听一听?万丽给康季平打了个电话,系办公室的老师说康季平生病住院了,万丽也没多考虑,急忙赶到医院去看望康季平。
万丽有些发愣,这是她完全没有想到的,肖世平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误导了她,万丽不由下意识地瞄了康季平一眼,康季平没来得及反应,肖世平却已经捕捉到了,赶紧说,万丽大概以为今天来的都是官场人物是吧,其实官场人物也有七情六欲,也有七大姑八大姨,皇帝还有三门草鞋亲呢。本来大家高高兴兴,但肖世平这话一说,万丽心里就有点不舒服,好像万丽眼中只有当官的人,虽然肖世平并没有这个意思,但却让万丽感觉到了这层意思,万丽不免有点怨康季平,但当着肖世平的面也不便表现出来,一时不吭声了。
万丽有许多地方想不通的,凭什么周洪发坐在这个位子就能允许他为所欲为,换了别人就不行,难道真的因为周洪发财大气粗,有钱能使鬼推磨,连田常规也得给他三分面子?
万丽又不想说了,道,你自己评价吧。孙国海说,我对自己的评价,肯定不低的。万丽冷笑一声,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