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万丽说,你们现在还来不来往?孙

么意思,一直梗在心里许久。后来她问过孙国海,孙国海有些得意地说,方梅可能有这个意思吧。万丽气得不轻,说,你妈妈说给我听,是不是觉得她儿子来事,大家抢呢。孙国海嘿嘿一笑,说,当妈的看儿子,总是样样来事的嘛。万丽脸色越来越不好看,说,都怪我横刀夺爱。孙国海说,你看你看,说着玩的,你又不高兴了。万丽说,我抢得你这么个宝,还有什么不高兴的。孙国海又嘿嘿笑了。万丽说,你们现在还来不来往?孙国海说,你说什么呀,我当兵后就没再见过她,现在就更不可能了。婆婆回去后,有一年过年孙国海带着万丽和丫丫回老家,在老家的院子里碰上了方梅,方梅还没有结婚,不仅年轻漂亮,还很妖娆。万丽回去和婆婆说,我看到你说的那个和孙国海青梅竹马的方梅了,果然很漂亮。婆婆笑了笑,说,方梅也有男朋友了。万丽就不好再说什么,她总觉得婆婆的厉害,是内在的,暗藏的,是那种笑眯眯的厉害。
万丽一眼看过去,恰好看到崔定向林美玉投去感激的一瞥,什么话都还没来得及说,东道主们已经哄堂大闹起来,有人嚷嚷道,女人敬酒,必有妖法,女人敬酒,必有妖法,有人已经按捺不住,端起了酒杯,说,好,我跟这位漂亮小姐连干三杯!崔定站起来,用手挡住林美玉,说,这可是我们团的千金小姐,经不起你们的折腾,要喝,我奉陪了。林美玉却又反过来挡住崔定,说,崔书记,怎么能让您喝这么多,就算您愿意喝,我们全体团员都不能答应!崔定笑道,小丫头,你还不知道我的酒量呢。林美玉说,您酒量再好,也不能这么喝,这就像打仗,哪有首长亲自上前线的,您手下又不是没有兵,精兵强将有的是。崔定仍然笑,打量了一下林美玉,说,小林,你是精兵强将吗?林美玉说,崔书记,我酒量虽然不太好,但是为了您,别说喝几杯酒,就是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呀。东道主又笑闹起来,说,大家看看,大家看看,多么优秀的团长和优秀团员,互相照顾,互相爱护,恩恩爱爱。林美玉也不再多话,就举了酒杯开始喝了,眼一闭,脖子一挺,真有几分英雄气概。
万丽一直很紧张,她最担心康季平或者肖世平小包他们张口就跟大秘说出关照关照她之类的话,如果他们说出来,她简直不知道应该怎样面对,她会无地自容,但她又不能提前提醒他们、让他们别说,就算提醒了,恐怕也没有用,今天他们请大秘来,不就是这个意思吗?所以万丽一直忐忑不安,但酒席渐入高潮,万丽见大家根本就不涉及敏感话题,渐渐地,紧张不安的心情放松下来,情绪也很快好了起来,她主动站起来,敬了大秘的酒,大秘说,我虽不善饮,但女同志敬酒,是一定要干杯的,就干了一杯。
万丽一直没有插上话,听着惠正东男同志说,孙国海,你不如晚一步,让我来撞了多好,我想赔她热水瓶都没有这个机会。万丽才知道这个人叫孙国海,看他穿着黄军装,估计是部队回来的,但是这种怕事的样子,又哪里像个当兵的人?果然孙国海一听那个男同志的话,又赶紧解释说,不是我撞她的,是她撞我的。那个男同志说,我还蓄谋很久想撞她一下呢。孙国海说,我不是的,我不是的。万丽一扭头,再也

留下评论